黑白香根:

残页


按照神诗的遗嘱,神杏打算将他的笔记本烧掉。因为用的年头久了,笔记本已经是破旧不堪,上面还留着神诗的汗渍和沉积很久的杂味。神诗离去好几个月了,神杏其实很难有勇气再看那个笔记本一眼,她尽力让自己归于平静,给孩子们讲故事,听孩子们提问题,不断的,还抚摸着腹内的小孩说话。每当感受到腹内孩子的踢打动作,神杏就由不得微微笑出来,她的脑子里映着当时神诗看到他们的户口簿时的表情。

“遗腹子,遗腹子,这样的词汇还有人在用?什么年代了。”神诗肯定没有想到这个词汇会落在他的孩子的头上,这个世界真的很残酷,也真实。

终于有一天,神杏觉得自己可以准备好打开神诗的笔记本,她开始的时候更多是浏览着翻阅,里面的文字很难进入她的脑海,即便眼睛读到,也不知词义,她也不想去知道这些词汇的含义。翻到中间的部分,一段文字让神杏回过神来,开始了阅读。

“从认识神杏之后,我觉得写诗真是一种多余,我觉得神杏所散发出的诗意是诗的意境所不能表达的,她每一秒中都给我诗一般的体验,她就是一首最完美的诗。趁着我还能有点诗的知觉,我把我的体会写下了。”

一页破旧的纸张从笔记本里脱落下,看样子神诗当时是想把它撕掉的,但不知什么原因这页纸还存在,是不是有什么预感让神诗觉得应该留给神杏点什么,神杏一行行阅读,泪水也一行行落下。


评论
热度(6)
  1. 天生丽质朝左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一万兄朝左拉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猫舍

天生丽质

©天生丽质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