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香根:

天堂(四)


翻开神诗的被褥,神杏惊骇的合不上口,神诗的躯干如同干瘪的大葱一样,皮下脂肪和肌肉就在几天之内完全溶解,每一寸皮肤都像空壳的表面干燥,好像用手指一戳就会产生一个大洞,皮肤透明的可以看到完整的骨骼,神杏的眼前已经是一具如同木乃伊的躯壳。

到最后的时刻,神诗有点动静的就是眼球和唧唧背部动脉的搏动,神杏用眼睛盯着神诗的眼球,用一只手抚摸着神诗的唧唧,通过动脉的搏动感受神诗还活着。这样单调的信号唤醒了神杏的回忆,她的心在流泪,但是脸上却挂着笑,她不想让神诗带着她的悲伤到另外一个世界。

神杏用指尖敲打着神诗的唧唧背动脉,交换着节奏,她坚信神诗能够接收到她的信息,即便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这种属于他们俩的暗语还可以继续使用。

打击来的突然也让神杏的脑神经产生裂变,新的通路唤醒她新的感受和思维,在这条通路上神杏驾驶着她和神诗的跑车飞奔,所有过去的经历被重新编辑,幻觉让她觉得自己正在伴随着神诗飞翔在一片新的生命疆域。

从一段深度的幻觉中醒来,神杏感觉到神诗的唧唧背动脉停止了搏动,她等待了良久,搏动没有回来,她再等待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神杏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。

深深的呼吸着手掌中被微微的余热烘出的体味,熟悉又遥远,神杏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源自神诗的召唤,她轻轻的用舌尖舔着自己的指尖,又慢慢的将唾液吞入胃带。

回头看了一眼神诗睁开的眼睛,瞳孔正在缓慢的扩散,透过角膜神杏似乎看到神诗的裸体正一步步向着黑暗的远方走去,偶尔还回头招招手。

神杏的眼眶湿润了,喉头哽咽着发出轻轻的一句:”阿诗,再见了!“

神诗的角膜虽然完整,但在瞬间就变得浑浊,仿佛有一只手从后面将大门关上,神杏知道神诗已经到达天堂的另一侧。 


评论
热度(1)
  1. 天生丽质朝左拉 转载了此图片

天生丽质

©天生丽质
Powered by LOFTER